• 首页
  • 公司注册变更
  • 解决方案
  • 解决方案你的位置:沈阳市工会事务与职工服务中心 > 解决方案 > 如何保障好2亿灵活就业者劳动权益?

    如何保障好2亿灵活就业者劳动权益?

    发布日期:2022-08-01 02:23    点击次数:61

    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针对“稳就业”就打出了组合拳。其中提到,完善灵活就业社会保障政策,开展新就业形态职业伤害保障试点。职业伤害保障作为面向外卖骑手、网约车司机等灵活就业人员的专属工伤保障,让这一群体的社会保障建设向前迈出重要一步。

    近年来,随着数字经济的繁荣发展,互联网平台快速壮大,创造了大量就业机会,所涉及的就业领域、就业方式、从业人员的范围也在不断丰富,网约配送员、网约车驾驶员、货车司机、互联网营销师等新就业形态劳动者数量大幅增加。

    国家统计局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底,中国灵活就业人员已经达到2亿人。灵活就业已成为我国劳动力市场的一种重要就业形态,而这些新就业形态在增加就业容量的同时,也因工作地点、工作时间、用工关系弹性化等特征,为新业态劳动者权益保障提出了新的要求。

    值得关注的是,在包括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等社会各界人士的踊跃建言下,近年来,有关新就业形态劳动者权益保护的顶层设计逐步完善,除了职业伤害保障,各项政策密集出台。在有关部门指导下,平台也积极落实相关保障举措。

    社会建言献策、政府精准施策、平台贯彻落实,如何保障外卖小哥们的合法权益,治理思路逐渐明晰。

    1

    新就业形态,“新”在何处

    2月4日,北京大运河森林公园,127号火炬手、骑手游国栋作为网约配送员这一新就业群体的优秀代表,成为传递奥运火炬的一员。他不曾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能成为北京冬奥会火炬手。

    游国栋在火炬传递中。新华社记者 张浩波 摄

    这位骑手是约2亿灵活就业人员的缩影。

    人们曾一度片面地将这一群体理解为“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打零工。如今,选择灵活就业让普通劳动者拥有了更多职业选择的灵活性和可能性。灵活就业一般是指以非全日制、临时性和弹性工作等灵活形式就业的就业形态,常见的网约车司机、外卖骑手、快递员、主播及相关从业人员......

    专家表示,这类新的就业形态,与数字平台、数字产业、数字经济的发展紧密联系在一起,随着劳动者择业观念发生变化,企业用工方式愈加多样化,特别是新业态新模式加快发展,未来灵活就业规模还会越来越大。李克强总理在今天的记者会上也表示,“作为发展中国家,这种就业形式会长期存在。”

    中国人民大学灵活用工课题组等发布的《中国灵活用工发展报告(2022)》蓝皮书显示,2021年我国有61.14%的企业在使用灵活用工。与2020年相比,这一比例上升了5.46个百分点。

    值得关注的是,灵活就业在促进居民收入增长、稳就业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因为灵活就业不仅解了社会民生的燃眉之急,也激发了市场活力与创造力。”李克强总理说。

    回顾2021年,有关部门精准实施宏观政策,强化保就业保民生保市场主体,各地也采取积极举措,多渠道促进就业创业。全国城镇新增就业达1269万人,超额完成1100万人以上的年度目标任务。这其中,灵活就业作用不可忽视。

    上海交通大学中国发展研究院等发布的《骑手职业与城市发展》研究报告显示,49.5%的骑手认为这是一份“付出努力就可以获得回报的工作”,计酬方式简单直接。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中国新就业形态研究中心主任张成刚表示,灵活就业为大量人群提供了获得收入的机会,也吸引了一些高技能的自由职业者主动进入并获得更高收入。

    这源于灵活就业的弹性用工模式,劳动者时间和数量的灵活、雇佣形式或管理方式的灵活,降低了就业的门槛,提供了更多就业创业的选择。

    尤其是对观念多元开放年轻人,灵活就业的吸引力更强。根据全国高等学校学生信息咨询与就业指导中心数据统计, 柏翰2020年和2021年全国高校毕业生的灵活就业率均超过16%。

    专家表示,灵活就业之所以“新”,主要体现在劳动关系灵活、工作内容多样、工作方式弹性、工作安排自主、工作机会云端共享等方面。这些新特征对广大劳动者而言,既是机遇也是挑战,同时也考验着政府部门的应变能力。

    2

    灵活就业“成长的烦恼”

    在灵活就业快速发展的同时,也伴随着“成长的烦恼”。

    不同于传统就业方式,新就业形态具有灵活性、短期性、流动性和非契约性等特点。劳动者也因此面临着劳动关系难认定、社会保障缺失、维权难等烦恼。

    参加社保方面,一些灵活就业人员反映,由于没有与企业签订劳动合同,外地户口无法在当地缴纳社保,只能采用代缴社保方式。其次,社会保险法关于灵活就业人员的基本养老、医疗保险有明确规定,但工伤、失业、生育三项保险未有明确规定。另外,大部分灵活就业人员岗位更换频繁,难以满足社保连续足月缴费达到缴费年限的要求,面临账户转移接续困难。

    全国人大代表许小英就曾建议,针对灵活用工等新就业形态特点,通过制度创新,制定能够切实保障劳动力权益的社保政策。研究调整社保政策的“有劳动关系才可以缴纳社会保险”基本思路,确立没有劳动关系也可以缴纳工伤保险的规则。

    2021年8月,时任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游钧在国务院例行政策吹风会上表示,人社部拟开展职业伤害保障试点,保障平台灵活就业人员权益。

    一是要明确平台灵活就业人员职业伤害保障是社会保险的定位,也就是由政府主导的保障制度,在现行工伤保险制度的大框架下建立和实施。二是要创新制度模式,适应平台线上经营的特点,创新政策、创新方式,畅通平台企业和平台灵活就业人员的职业伤害保障渠道。三是拟先从社会各界关注度较高、职业伤害风险较大的出行、外卖、即时配送、同城货运等行业入手,选择部分工作基础较好的省市先行试点。

    这一举措促使社会保障与劳动关系解绑,首次将广大外卖骑手等灵活就业人员集体纳入社会保障体系。作为重要相关方之一,美团等外卖平台也明确表示正在有关部门指导下,积极对接职业伤害保障。

    劳动关系方面,现实中劳动者与平台间的用工关系情况亦较为复杂。

    以网约配送员为例,平台自营、商户自营、众包配送、物流供应商及代理商提供物流配送等不同的新模式,意味着配送员所属的单位不同,会造成平台责任不明确、平台与劳动者关系模糊、劳动者权益缺乏保障等问题。

    “新业态从业模式已经从原来的‘组织+雇员’模式向现在的‘平台+个体’模式转变。灵活就业、平台就业的发展,使原来的‘标准劳动关系’发生变形,导致多重劳动关系建立。从业形态突破了单一雇主的界限,兼职、多职以及受雇和自雇之间的身份转换成为一种常态。”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金台律师事务所主任皮剑龙表示。

    他建议,通过法律规范明确新业态劳动者权益保障。在劳动关系上,劳动法可明确新业态用工属于新型劳动关系。符合确定劳动关系情形的,企业应当依法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符合非全日制用工情形的,企业应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协议,合理确定企业与劳动者的权利义务;个人依托平台自主开展经营活动、从事自由职业等,应按照民事法律调整双方权利义务。

    在劳动关系不紧密、社会保障体系不完善的情况下,灵活用工从业人员需要承受多方压力及风险。比如我们常接触的“外卖小哥”,可能会同时面对平台、商家和顾客三方劳动争议。此外,这一群体目前的就业安全性和满意度尚有不足,就业技能也存在提升空间。

    在去年,还有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建议来自全国人大代表喻春梅:加强外卖骑手的职业,推动将“外卖骑手”纳入人社部《国家职业资格目录清单》,开展职业技能培训等工作。

    令人欣喜的是,2021年12月,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正式发布了《网约配送员国家职业技能标准》。其中将网约配送员职业分为5个等级,明确了各等级需掌握的工作内容、技能要求和相关知识,让网约配送员拥有更加清晰的职业发展通道。

    针对骑手的职业成长和晋升,平台企业也落地了系列举措。在近期发布的《2021美团骑手权益保障社会责任报告》中,美团表示,推出了 “站长培养计划”和“骑手转岗机制”,预计每年将有超过千名骑手走上管理岗位。对于有多元化职业需求的骑手,美团开放了客服、培训师等转岗通道;通过与国家开放大学的合作,为骑手提供奖学金,帮助骑手提升学历,助力骑手走向更专业、更多元的物流管理类岗位。

    3

    系统治理,同频共振

    近年来,从国家到地方,针对灵活就业人群的保障制度在持续完善。

    2020年7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支持多渠道灵活就业的意见》指出,把支持灵活就业作为稳就业和保居民就业的重要举措。

    2021年7月,人社部等八部门联合发布《关于维护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劳动保障权益的指导意见》,首次明确平台企业对劳动者权益保障应承担相应责任。针对新就业形态劳动者面临的痛点、难点问题,从劳动报酬、休息、劳动安全、社会保险等多方面补齐制度短板,并将所有新就业形态劳动者纳入劳动保障基本公共服务范围。

    此后,针对网约配送员、网约车驾驶员、货车司机等新业态从业者权益保障的意见陆续推出,深入各个垂直行业提出针对性指导。从这些意见的具体内容可见,对于新就业形态,政府的监管思路逐渐从“包容审慎”转向“补齐制度短板”,这也标志着我国灵活用工市场正在朝着规范、健康的方向发展。

    2022年1月12日,国务院正式印发《“十四五”数字经济发展规划》,提出健全灵活就业人员参加社会保险制度和劳动者权益保障制度,推进灵活就业人员参加住房公积金制度试点。

    地方层面,目前北京、上海、浙江、广东、安徽、四川等多地均就相关问题陆续推出政策方案。

    以广东为例,广东省医疗保障局联合国家税务总局广东省税务局近日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做好我省灵活就业人员参加职工基本医疗保险有关工作的通知》,明确四类灵活就业人员可在省内就业地参加职工医保,不受户籍限制。

    这意味着,依托互联网平台而大量涌现的网约配送员、网约车驾驶员等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可以解决医疗保障问题。

    上海市人社局等八部门近日也出台了《关于维护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劳动保障权益的实施意见》,聚焦新业态劳动者权益保障面临的突出问题,健全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公平就业、劳动报酬、休息、劳动安全、社会保险等方面的制度,对新就业形态劳动者权益保障提出了具体要求。

    一些互联网平台也通过专项整改和制度完善,不断推进规范用工、无歧视用工,并积极配合职业伤害保障试点落地工作,用好社会保险工具,做好商业保险配置,守好灵活从业者保障底线。

    在人社部指导下,平台企业以“算法取中”为指导连续公开算法规则,并推动相关规则设置和福利调整升级。以美团为例,去年9月、11月和今年3月,他们分别以“预估送达时间”、“订单分配”和“骑手服务评价体系”为主题,三次公布配送算法规则。

    其中,在第三次算法公开中,美团宣布将推动合作商试点“服务星级”激励机制,对骑手差评、超时的处理方式从罚款改为扣分,骑手收到差评后可通过加分项弥补,切实降低配送压力。

    滴滴从2021年7月以来,对于网约车司机的劳动时长保障、职业伤害保障、健康医疗、专属商业养老保险、收入奖励与补偿、福利关怀、公益帮扶等方面采取了相应措施。

    在政策的指引和规范下,各大平台很快找到了破局的方向,其成果也得到了认可。今年初,人社部召开了一个行政指导会,对美团、饿了么等11个头部平台企业贯彻落实《关于维护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劳动保障权益的指导意见》等政策取得的阶段性成效表示了肯定。平台经济在政企联动、同频共振的新态势下持续健康规范发展。

    (结束)



    Powered by 沈阳市工会事务与职工服务中心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