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公司注册变更
  • 解决方案
  • 公司注册变更你的位置:沈阳市工会事务与职工服务中心 > 公司注册变更 > 骑手不愿离厂 这里依然“很香”

    骑手不愿离厂 这里依然“很香”

    发布日期:2022-07-28 15:21    点击次数:140
    3月9日晚,在深圳龙华区观光路上,从工厂下班的胡军换上了骑手服,骑着电动车在商家处取完餐,正往客户地址赶去。受访者供图3月9日晚,在深圳龙华区观光路上,从工厂下班的胡军换上了骑手服,骑着电动车在商家处取完餐,正往客户地址赶去。受访者供图

      阅读提示

      数据显示,由于时间灵活、多劳多得、允许兼职取酬等特点,骑手职业对于蓝领群体有着明显的吸引力。然而,记者采访深圳工业区的兼职骑手了解到,送外卖可以增加额外收入,但工厂的固有吸引力让他们仍然不愿意离厂。

      3月9日晚7点半,刚刚结束工厂加班的胡军穿上电动车外卖箱里的骑手服,然后开启外卖接单,骑车往广东省深圳市龙华区观澜街道商圈开去。

      根据3月3日发布的《2021年度美团骑手权益保障社会责任报告》,由于时间灵活、多劳多得、允许兼职取酬等特点,骑手职业对于蓝领群体有着明显的吸引力。记者在深圳龙华区观澜、宝安区石龙仔等工厂聚集区观察到,有不少骑手都是附近工厂员工兼职。然而,工人告诉记者,外卖配送作为兼职可以相对轻松地增加额外收入,但工厂工作有五险一金和福利保障,更能提供相应的上升空间,作为主职是更合适的选择。

      工厂工人下班送外卖

      短视频博主、头条写手、外卖骑手……80后胡军是一名拥有多重职业身份的“斜杠青年”,而他的主职则是深圳某知名制造业公司电子元件相关产品线的线长,管理着50余人的生产团队。

      2005年,胡军入职工厂时被分配到冲压部研磨岗,每天工作12个小时,要研磨上百桶物料,月收入稳定在1000多元。7年来,工厂生产工艺改进,胡军也升职为线长,他每天的工作时间明显缩短。

      “躺平很容易,但奋斗才能真正改变生活”,有了更多可支配时间的胡军开始尝试更多增收方式。2020年7月, 姚明 点此进入从外卖行业发展中看到新商机的胡军,应聘成为一名兼职外卖骑手,每天从工厂下班后就去送外卖。

      30岁的程林文(化名)10年前还是深圳某制造业公司的普工,后来努力成长为领班,负责管理现场安全、处理异常等工作。2020年9月,程林文经同事介绍开始兼职送外卖挣钱,在美团、饿了么等平台同时接单。他告诉记者,其所在的工厂小组有近一半员工将送外卖作为兼职工作。

      根据美团研究院发布的《2020上半年骑手就业报告》,2020年上半年,美团平台上近四成骑手有其他工作,其中28%为工厂工人。此前,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发布的《2020饿了么蓝骑士调研报告》也提到,饿了么蜂鸟数据显示,56%骑手有第二职业,其中21%为技术工人。

      全职骑手期待回流工厂

      谈及兼职外卖配送的缘由,“增加收入”是被工人们最多提及的关键词。程林文告诉记者,妻子在家专门照顾3个孩子,一家5口人仅靠工厂工资养活,压力比较大。“每天下班后跑单4小时,每月能增加3000多元的收入。”程林文算了一笔账,这份兼职缓解了家庭的经济压力,有时还能存上几千元。

      然而,这样的工作强度让程林文一度感觉很疲惫。“以前从工厂回家,还能和老婆孩子多相处一段时间,偶尔也打打游戏,现在几乎是洗漱完倒头就睡”,程林文坦言,现在的打拼都是为了保障家人的生活,也很愧疚不能给他们更多的陪伴。

      回流到工厂也是“候鸟骑手”张力均(化名)最近考虑的事情。春节后工厂生产进入旺季,订单多、工人需求量大,他特意前来应聘为工厂的临时工。

      张力均说,“我和劳务公司签订3个月的用工期,每天工作10个小时能挣300多元,工厂还提供宿舍。”像张力均这样在工厂生产淡季送外卖、旺季再回来的,也被称为“候鸟骑手”。

      据张力均介绍,工厂在生产淡季会限制加班,工人的平均收入降低,做临时工并不划算。等到秋季订单增加,工厂不仅放松加班时间限制,还会扩大临时工招聘。张力均介绍道,“我已经是手机屏幕生产线的熟练工,安装、测试等流程都很熟悉,附近工厂的招聘基本都能通过,旺季的临时工月收入能挣到七八千元甚至上万元。”

      随着兼职跑单的人数不断变多,每位骑手的接单量也会出现一定程度的下降。对此,张力均也有回流至工厂当正式工的想法。“工厂的稳定收入和福利保障吸引力比较大,将送外卖作为兼职,应该是更稳妥的安排。”张力均坦言,工作模式的选择,核心是通过灵活安排工作时间,使收入实现最大化。

      兼职工作更要注意劳动保障

      新就业形态蓬勃发展,各种灵活的就业模式让更多劳动力实现在各行业间流动。《2020上半年骑手就业报告》提到,疫情期间骑手工作吸纳了大量二产、三产从业人员,其中,35.2%的骑手曾是工厂工人。

      “跑外卖也要有经验。”程林文告诉记者,送外卖可以增加额外收入,但这份兼职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他回忆道,“曾经在送餐时忘记锁外卖箱,导致外卖被偷,也遭遇过送餐路上爆车胎,导致送餐超时。”有过这些教训后,他给自己的外卖箱单独加锁,每次出发前都要做好充分检查,这样才能放心出发。

      对此,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外卖配送行业由于门槛低、时间灵活,成为许多工厂工人的兼职选择,但行业本身发展并不成熟。骑手不愿离厂,说明了工厂工作在职工劳动保障、技能培养等方面的优势,这也是外卖配送行业需要完善的地方。同时,工人也需要注意长时间劳动带来的疲劳和潜藏的安全隐患。

      来源:工人日报

    责任编辑:朱学森 SN240



    Powered by 沈阳市工会事务与职工服务中心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