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公司注册变更
  • 解决方案
  • 公司注册变更你的位置:沈阳市工会事务与职工服务中心 > 公司注册变更 > 老干妈涨价!75岁"国民女神"陶华碧被网红品牌抢生意

    老干妈涨价!75岁"国民女神"陶华碧被网红品牌抢生意

    发布日期:2022-07-21 09:41    点击次数:186

      “国民女神”老干妈涨价了。 

      近日,有消息称,知名辣椒酱品牌老干妈多地经销商透露在3月1日收到调价通知,老干妈大部分产品上调价格,基本每件(24瓶)上涨18元左右,涨价范围在6%~10%左右。

      “确实涨价了,1个多月前我从经销商那边进货,一箱(24瓶)老干妈风味豆豉油制辣椒酱上涨了10元,年前进货价是165元,2月份变成了175元。不过我进货的这款已经是去年8月份生产的了,新货还没有见过。”3月10日,河南调料零售商张乐(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网络流传的调价公函显示,老干妈将涨价原因归为原材料成本、人工成本、运费等上涨。消息一出,网友炸锅。有网友直言打算换“女神”了,越来越吃不起;也有网友称,涨价幅度不大不妨日常消费。

      3月10日,时代周报记者多次致电老干妈官网电话,未获回应。

      成本上涨带来压力

      “听说风味豆豉油制辣椒酱以后还会涨,可能要涨到200元左右一箱,但具体情况还不清楚,其他种类的酱价位没有什么变动。”张乐直言。

      由于张乐现阶段采购的老干妈风味豆豉油制辣椒酱(280g)是库存货,虽然已经涨价,但仍旧相对较低。但从网上流出的调价表可以看出,上述辣椒酱的价格的确已经涨到200元左右。

      调价表显示,以老干妈风味豆豉油制辣椒酱(280g)为例,目前已上调至一箱198元;老干妈风味鸡油辣椒酱(280g)上调至一箱240元。

      “老干妈价格已低位运行多年,此次涨价也是顺应成本不断攀升带来的压力,是被动式涨价。”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表示,辅料和原材料价格持续大幅提升,传统食品企业议价空间小、抗风险能力低,涨价是必然现象。

      张乐也表示,辣椒酱的原材料之一是油,油价上涨了,成本肯定上升。其他品牌的辣椒酱此前也已经涨价了,例如宏金来辣椒酱2个月前一箱(20瓶)涨了10元。

      目前国内辣椒价格总体呈现上涨趋势,尤以干辣椒涨势最为明显。根据鲁证期货研究所整体的数据,2018年1月至2022年1月间,干辣椒价格最低价格10.02元/斤(2018年8月31日);2022年1月31日, 柏翰干辣椒价格已达13.89元/斤。

      食用油价格也不断上涨。据Wind数据,豆油平均价格已由2月24日的1.14万元/吨涨至3月4日的1.20万元/吨,涨幅约5.26%;菜油由1.33万元/吨涨至1.41万元/吨,涨幅约6.02%。

      新式辣酱涌现

      这几年,新式辣酱不断涌现,通过外卖、互联网渠道和“国民女神”老干妈展开竞争。

      工信部数据显示,2018年调味酱市场规模达400亿元,其中仅辣酱就占了八成,且整个辣酱行业市场规模增速保持在7%以上。到2020年底,中国辣酱市场或达到400亿元。

      如今辣酱市场上的产品包括老干妈、李锦记、饭扫光、利民等老牌企业,还包括虎邦辣酱、丹爷,以及林依轮、李子柒、岳云鹏等创立的辣酱品牌。

      九德定位咨询公司创始人徐雄俊表示,网红品牌抢走的是90后、00后的部分流量,在线上渠道对老干妈形成了一定冲击。

      不过,朱丹蓬则认为:“新兴辣酱品牌基本上撼动不了老干妈,其他的辣酱品牌还很小,只是一个补充而已。”

      在线下渠道,老干妈的“王者”地位依旧难以撼动。

      智研咨询报告显示,2020年,老干妈占据我国辣椒酱市场约20%的市场份额。盛世华研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调味酱行业市场突围战略研究报告》显示,老干妈在全国各地、市覆盖率已超90%。线下商超、门店、社区超市,老干妈产品皆可见。在海外,也已基本实现“有华人的地方,就有老干妈”。

      张乐也表示:“老干妈是名牌辣酱,比其他牌子的辣酱出名,消费者一听就知道,卖得更好些。”

      “女神”也有新危机

      虽然老干妈在辣酱“国民女神”的位置上仍居第一,但并不代表老干妈就能高枕无忧。

      随着90、00后逐渐成为消费主力,消费群体正在发生变化,更多消费者注重天然、健康的食品,这些消费趋势的变化也将对辣酱市场的格局产生影响。

      小刘是95后,平时也有买辣酱的习惯。在她看来,市场上辣酱可供选择的种类太多了,老干妈已经不是唯一选择。“有时候去逛超市,我也会种草一些新辣酱,家里的老干妈会用来炒菜炒饭,但也会常备其他品牌的辣酱来吃。”3月10日,小刘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张乐也直言:“虽然老干妈不存在卖不出去的情况,但是进货也不敢进多。我会根据店里的需求买,只囤一小部分。”张乐表示,现在他拿货的经销商厂里也大多是积压的旧货,没有新货。

      朱丹蓬认为,老干妈在产品端、渠道端以及终端的优势都在下滑,接下来需要从多场景、多渠道、多品类进行布局。

      感受到市场压力的老干妈在谋求变化,但效果并不理想。近几年老干妈拓展出火锅底料、风味腐乳、以及类似榨菜的“香辣菜”等品类,不过,消费者对这些产品的认知度并不高。

      事实上,老干妈创始人陶华碧坚持“四不”原则:不贷款、不参股、不融资、不上市,是把“双刃剑”。这意味着老干妈很难借助资本的力量扩张、花费资金研发新品或者进行大规模营销。

      老干妈灵魂人物陶华碧今年已75岁,她曾在2014年退休,但又在2018年底重出江湖。尽管陶华碧和现代年轻人之间不知道有多少条“代沟”,但老干妈前几年并没有放弃年轻人的市场,营销动作不断。

      2019年,一向不打广告的老干妈推出了一段魔性视频广告《拧开干妈》;2020年,老干妈官方旗舰店推出了“老干妈情话瓶”,每个瓶盖上都印着一句土味情话;2020年“双十一”期间,老干妈与男人装联名推出定制礼盒。 

      不过,一起乌龙事件后,老干妈这两年的营销动作基本停滞了。2020年,因为联名“QQ飞车营销”事件,老干妈被腾讯告上法庭,老干妈第一时间发布声明称“从未与腾讯进行过任何商业合作,已报警”,腾讯随后通过微博澄清回应确实与老干妈品牌方无关,而是源于3名冒充老干妈员工的骗子。

      2021年12月29日,贵阳市南明区法院一审宣判,这3人分别判处6年至12年不等有期徒刑。2021年之后,老干妈“出圈”营销几乎没有声响了,似乎又回到了那个最初质朴的模样。

      在当下这个互联网时代,老干妈想要长期抓住年轻消费者的心,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辣酱产业蓝皮书》显示,多个咨询公司调研数据表明,食辣人群中,45.1%认为目前的辣椒酱产品还没有最好的品牌。

    责任编辑:祝加贝



    Powered by 沈阳市工会事务与职工服务中心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